大兴机场火了会带动停车机器人产业上升吗?

2019年10月20日 0 作者 yabotiyu

在不久前的国庆假期,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迎来了首批打卡游客。有意思的是,#大兴机场停车机器人#话题也登上瞬时热搜,一举推动P2停车楼成为和C形柱、中轴线、五楼观景台齐名的重要打卡点。

比如在停车场兜兜转转找车位,好不容易看到的位置却被前面车辆抢先一步;比如在偌大停车场里找不到自己的车;比如倒车入库、侧方位停车让新手司机头疼;比如高峰期还要排队缴费出场……谁都大概率经历过这些事。

根据交管局公布的数据,截至2019年6月,全国有66个城市汽车保有量超过100万辆,29个城市汽车保有量超过200万辆,11个城市汽车保有量超过300万辆,北京、成都汽车保有量甚至超过了500万辆。

深圳市发展改革委在发布的《深圳市停车产业发展报告(2017)》中指出,按汽车保有量与停车位的理想比例1:1.3的平均水平计算,深圳停车位明显不足,车位缺口率超过50 % 。深圳作为全国城市的一个缩影,可以代表一种普遍现象。

因为信息不对称,资源分配不合理,管理方式落后等原因,全国主要城市车位使用率仅仅达到50%上下,远低于国际水平80%。

正是如此,从2015年开始,国家有关部门陆续出台多项鼓励政策,希望促进停车市场高效发展。这一系列举动推动了各个背景的企业参与到智慧停车建设浪潮中。

基于资本和政策的推动,智慧停车未来几年都具备良好的发展空间及增速,将实现百亿以上的市场规模。为了在这样的市场中占得一席之地,企业或单位都有各自的思考。

1)引进增量市场:指的就是增加车位,现在城市中大量建设的立体停车库就是这一类型;

2)盘活存量市场:多指通过智能化技术手段,提升用户体验,提高停车资源使用率及商业利润,目前产业还是侧重关注存量市场。

1)上游:停车资源的规划建设,包括停车场的规划设计、投资建设和工程施工。

2)中游:设备制造与安装,包含智能道闸、智能摄像机、地感、智能车位锁、停车机器人等有关设备的部署。

3)下游:停车资源的运营管理,通常由停车管理平台将系统交付给停车场运营方,提高运营水平,并且还可将服务延伸至汽车后市场,实现利润的最大化与服务的最优化。

1)车位级:通常利用视频桩技术、地磁技术、智能车位锁技术等,帮助错时停车、共享车位、自助缴费。

2)场库级:停车场、停车库、路侧停车是主要的应用场景,需要让车辆高效快速地完成进出场动作。

3)城市级:停车设备联网后将数据上传到城市静态交通平台,通过与各方资源对接整合后形成范围更大、覆盖面更广的“一张网”格局,提升城市系统信息化水平,创造多样化的运维管理模式。

1)轻资产:通过将分散的停车资源联网,信息整合后为用户提供统一的停车信息平台,核心是用互联网模式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。

2)重资产:普遍使用 “智能停车设备+云平台+APP”的商业模式,一方面为车主提供停车位搜索、导航、反向寻车、快捷支付等全流程停车优化服务,另一方面为运营者提供智能化管理系统,提升管理效率。

停车场智能化改造、智慧道闸、智能锁/车位共享、停车管理/车位管理软件、停车机器人/立体停车设备等,这些都是目前智慧停车主流的解决方案,它们各有优势,应用在各种场景之中。

大兴机场所推出的停车机器人,属于自动导引(AGV)停车机器人,具有增加停车位数量、柔性化布局、场地零改造、融合收费管理系统、停车更便捷等特点,从本质上提高空间利用率,提升车位使用效率。

近年来AGV使用场景不断延伸,AGV与停车场的结合开始兴起,催生了不同技术路线、不同背景属性的智能停车机器人企业。他们的落地场景,就在机场、汽车制造厂、立体停车库、商业区等中。

根据资料,大兴机场的智能停车机器人由珠海丽亭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德国Serva Transport Systems公司共同研发,名为RAY智能停车机器人。在机器人停车场内,因改变汽车停放布局方式,系统在同样面积空间内的停车数量较传统停车方式增加了60%,并且支持根据场地需求和流量变化来调整机器人配置数量,为运营者提供智能化的调度管理。

1)用户将车驶入机器人停车场汽车交接站,在站外显示屏上确认车牌号码,输入预计取车时间或返程航班信息后即可离开;

这种操作方式将显著减少用户花在找车、停车上的时间(现有用户测试数据为从停车到完成所有程序,操作时间约在2分钟左右),提供方便省时的使用体验。

据了解,机器人停车场位于大兴机场P2停车楼,共安排了148个停车位、4个交接站、2台机器人,相关设备还在调试中。后续将由机场停车楼运营方首钢基金S-Park评估试点效果,决定是否扩大停车机器人的使用范围。

从时间顺序看,德国Serva Transport Systems公司最早将其研发的Ray自动泊车机器人用于试点应用,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果。

在今年7月的时候,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停车场E区,也开设了一片“机器人智能停车场”。在试运行阶段,提供了132个停车位,8台机器人和6个泊车房。

存车时,用户将车直接开进空的泊车房,在外面的存车屏上确认相关停车信息,打印凭条完成存车;

取车时,用户在泊车房外的取车终端上扫凭条或车牌号码,信息提示屏会显示用户去哪个泊车房取车,机器人将车辆运送到制定泊车房,即可将车开走。

在这种与“寄物柜”类似的存取模式下,存车只需1分钟,取车只需2分钟。而且试运行阶段的收费标准与普通停车相同。

从陆陆续续试点的项目中可以感受到产业的进步。而基于国际市场环境中AGV停车机器人的深度发展,在中国,包括怡丰机器人、海康机器人、昆船智能、杭州极木、丽亭智能科技、上海汇聚、智远弘业、禾通涌源、达泊智能、芯球智能、盛捷高科技等企业在内,已经有超过20家AGV停车机器人和自动泊车系统方案供应商入局产业。

尽管各自的技术路线和模式不同,但停车机器人已然成为AGV厂商们角逐发力的一大方向。

2)关于安全、监管和责任分配的需求,比如保障车辆在非车主控制的过程中不发生剐蹭或伤害,或者分清责任,在遭遇情况时能与保险公司明确责任归属。

为了满足这些需求,智能停车机器人项目需要承受高昂的成本、复杂的沟通、大力的宣传、较长的试点周期,此前就有不少企业遭遇着项目进程缓慢,落地效果不及预期的痛苦。

使用场景的单一可能也是一个问题。智能停车机器人往往在机场试点应用,是因为用户取车时间受航班限制而固定,车辆排布和调度相对其他自由场景简单且有逻辑。如何丰富应用场景也是智能停车机器人的重要突围方式。

还有担忧与自动驾驶技术发展有关。若智能停车机器人在短期内无法带来显著性改变,随着未来无人驾驶自动泊车技术的渗透,停车机器人是否就将成为伪需求?目前特斯拉汽车的智能召唤功能,满足汽车自动驶出停车位而开到司机身边,最近该公司CEO马斯克透露此功能已被使用55万次了。

以大兴机场停车机器人受到民众关注为契机,可以认为,包含智能停车机器人在内,杜塞尔多夫机场免费智慧停车产业的发展虽不会一蹴而就,需要技术的发展、企业的教育、供应链的优化、商业模式的成熟、市场的介入、甚至还有车场产权责任的清晰。

但借助机会,停车机器人也开始驶入新的发展车道。当有一天行业能够满足共性的、有体量的刚需的时候,产业也就将从探索迈入收割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vermontweddingsalon.com/,杜塞尔多夫